新御宅屋 > 百合 > 狱囚不满gl(百合高H) > 养了一只狗(高H)
  一吻罢了,两人唇上水光闪闪,琅狰揉了一下女人圆润白皙的屁股,而后又拍了一巴掌,恶狠狠到:“想要被主人干吗?那就把屁股摇起来让我看看。”
  “看你,是不是一条听话的好狗狗。”
  湛琉玖浑身颤抖不已,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恐惧,她先是瞄了一眼楼下,现在楼下现在活动的人并不多。
  “主,主人……”
  窗台前,浑身赤裸的女人体型修长,双腿莹白如玉缓缓屈起,挺起红润的翘臀。
  她披散着长发,精致的脸蛋上一片红晕,明明容貌清冷如月,可眼中却满是妖冶风情和道不明的欲望渴求。
  “嗯?”琅狰低哼一声,抬手又是一巴掌扇在湛琉玖的翘臀上,那雪白软绵犹如豆腐一样的臀肉,随着她的一掌而轻轻颤抖。
  “唔~!!”
  湛琉玖闷声痛呼,身体紧绷起来背部躬起一条漂亮的曲线,她尽力夹紧双腿,可还是有些透明的汁水从她的下身溢出。
  臀肉酥麻带着刺痛,已经食髓知味的身体反应越来越猛烈,她已经忍到了极限了。
  “哈啊~~,主,主人请看,?我最听话了~,嗯?~”说着,湛琉玖腰肢轻轻晃动,泛红的臀部也跟着一起左右轻颤,淡漠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卑微又讨好的表情。
  甚至在这时,她还主动伸手到双腿下方,双指撑开自己的穴口,将粉嫩的穴道内部展示给琅狰。
  这种场景,不论是谁都会看的血脉喷张,如果不是琅狰经常训练,自己的忍耐力已经远超常人,现在可能早就已经扑了上去,用尽一切手段把这个羔羊吃干抹净。
  “不错,乖狗狗。”琅狰这次没有扇那红的可怜的翘臀,而是揉了揉湛琉玖柔软的发顶,给予自己的表扬。
  “那么,主人就来奖励你咯。”
  温热的穴口就在指腹之下,琅狰的声音微哑带着几分感性,她一手握紧湛琉玖的腰肢,一手抵在穴口蠢蠢欲动。
  “呜是~主人哈~”湛琉玖情迷意乱唇齿不清地说着,主她动抬起翘臀好更加贴上琅狰的手指,身体滚烫的像个小火炉。
  “?嗯唔~~?哈啊~~”
  琅狰不做犹豫,手指灵活的挤进穴肉只是刚插进去,就听到女人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声。
  手指刚插进到两个指节的位置时,湛琉玖就已经忍耐不住开始自己晃动起来腰肢,一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一边向后将琅狰在外的手指全部吃进里面,只余下外面的手掌贴在阴户前。
  “贪吃的家伙。”琅狰虽然嘴上不满,可嘴角却挂着笑意,她走的方向不错,现在的湛琉玖的身体已经逐渐记住自己了。
  “我现在就来喂饱你。”话落,琅狰的手臂开始猛地撞动起来,带着手指不停的撞击女人柔软的花心。
  充满弹性的肉壁紧紧包裹着那双入侵的手指,穴口的两片花瓣像是在吞吐一样,从其中摩擦出更多的汁水。
  “啊嗯~,主人~哈,好舒服主人?~唔啊~,主人~主人?~~”双腿间传来的力道很大,湛琉玖不得不缩回手,用两只手撑住身下的窗户来支撑身体。
  她浪荡又亢奋的喘息着,窗前微风四起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体验,尤其是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是正在走动的囚犯们,害怕被人发现又隐隐感到刺激的复杂心理,使得她的身子更加敏感。
  “哈~啊~~?,主人插嗯~~?好深~~”湛琉玖情不自禁地把腰肢又下沉了几分,那双手指重重一撞,已经触碰到了圆润的宫口。
  这种撞击下,湛琉玖的身体一颤一颤,清脆的铃铛声接着响起后,她那对雪白的丰满随着琅狰的动作前后摇晃了起来,小巧精致的嫣红乳尖也跟着上下不停。
  “主人~啊~嗯哈~~,在快点~~”酥麻入骨的娇喘下,湛琉玖含着眼泪趴在了窗台上,她浑身都紧绷的要没了力气,嘴角边挂着一层亮晶晶的水色。
  琅狰闻言默不作声地加快了速度,另一只捏着湛琉玖的腰肢的手也慢慢向上,在握住一端丰满之后把玩了起来。
  胸前乳尖也被人反复欺压,两处敏感都一起发出了惊人的欢愉,这种体验令湛琉玖忘乎所以,原本还有些压抑的声音,顿时大了起来。
  带着颤音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飘向楼下,操场中央人来人往,终于有人停下脚步抬头向这栋办公楼看了过去。
  那人疑惑的皱起眉头,发出声音的地方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一扇空荡荡的窗户,透着后面房间的天花板的颜色。
  殊不知,此时有个女人被拉住了脖子上的项圈,白玉般的身体正跪趴在地板上,撅着屁股被身后的人猛烈操弄。
  “嗯哈~~主人~?好厉害,唔~~,要到了?啊啊~~”现在湛琉玖脸上的表情只有无尽的堕落与沉沦,她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现在的目的,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小穴的刺激,还有身后属于琅狰的体温。
  这个她曾经不屑一顾的女人,现在正把自己当成狗一样侮辱,可她除了欢愉和畏惧,脑中竟没有了其他的念头。
  “爽就继续叫啊,主人我喜欢听你叫。”琅狰一手抽插扣弄着女人湿润紧致的肉壁,另一只手松开项圈,再次高高抬起给那粉红臀部来了一巴掌。
  湛琉玖双手撑着地面,微吐着舌头带着点点水光,她口齿不清地随着琅狰手指的撞击,断断续续地叫到:“嗯~汪~,汪汪哈啊~?,主人~汪汪~?呃哈~~”
  软绵勾人的嗓音本就足够勾人,没想到她还模仿了几声狗叫,声音一出口,琅狰脑中的那根线便轰的一声断裂了成了好几段。
  她忍着胸中的燥热,手上速度越来越快,身体压湛琉玖着光滑如玉的后背,咬住她的后颈继续最后的冲击。
  “啊啊?~~~~!”
  不过多时,在一声婉转高亢的呻吟声后,湛琉玖疲惫的瘫倒在地,再也没了力气,只剩喘气的本能还在支撑胸口的起伏,她的双腿下大片的黏腻湿滑证明了两人方才有多激烈。
  琅狰站起身抬手扯开了衬衫的领口,她口干舌燥盯着湛琉玖赤裸的身体久久没有动作。
  她俯身把人抱起带到浴室去清理身体,而后把人放进了舒适的被子里,这整套忙活下来湛琉玖没有一点的反抗,就像是沉沉睡着了一样紧闭双眼。
  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清醒过来之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琅狰,现如今她那仅存的尊严也已经荡然无存。
  琅狰在做完这一切后再次走进浴室去淋了一个冷水澡,她裹着浴袍从浴室走出,再看了一眼湛琉玖后坐在了办公桌后。
  指纹识别打开了抽屉,她从里面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开始办公,修长指尖点在键盘上发出噼啪声,不过多时琅狰就忍不住捏着眉心合上了电脑。
  来三区审查的那群蠢货还没离开,陆阳给她提供的那些消息也没几个有用的。
  要说唯一的进展,恐怕就是扬澜看好的竞选者得到了一区许多普通人的支持,可那些支持微不足道,恐怕经历不起高层的蹂躏。
  难道最后还是要走那一步吗?
  琅狰锁着眉头手指在桌面上轻敲,陆阳刚发过来的邮件给她提供了新消息,目前关于博士的庭审已经完毕,只是最终文件还没有下发到三区。
  “还真是现实。”如果现在湛琉玖已经被处决,估计也没有重新审理这一回事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琅狰深邃的目光落在床上隐约翻动的人,随后她拿起桌上的办公电话,按了几个数字,对面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宋姐,是我,今天的晚饭你直接送过来吧。”
  “以后我这里就要送两份饭了……嗯,宋姐,是我养了一只狗。”琅狰摸了摸鼻子,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没错,是大型犬。”
  “好,那就拜托你了。”
  电话落下,琅狰单手托着下巴目光如炬地扫过床上的人,看着那人轻轻颤抖的肩膀,嘴角忍不住上扬的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