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宅屋 > 都市言情 > 霓虹雨(校园1v1) > 番外三
  周柏山从她的额角一路亲到面颊,唇上多温柔,身下就有多恶劣。
  佟遥陷在这场暌违已久的酣畅性爱中,小腹抽颤,大脑空白。
  糜液从严丝合缝的交合处流出,浸透臀下的床单。
  内壁不受控的律动,绞紧尽根没入的阴茎,但那里软到构不成半分威胁,穴口一次次挛缩又被一次次粗暴撑开。
  酥爽不断蔓到全身,佟遥失神的任由这样的疯狂持续下去,因为极致的欢愉感到眩晕,又在饱涨的生理感受中找回真实。
  最激烈的时候过去,周柏山慢下来徐徐顶弄,给她休息的间隙。
  他松开手,佟遥倒回床上,泄力的喘息,胸口没规律的起伏,眼眸湿亮又迷离地看他。
  周柏山贴在她耳边问,“熟悉了吗?”
  她点头,声线发颤的含糊嗯了声。
  他满意了,挺腰继续往深处抽送。
  过去许久,佟遥耳边传来一声低抑的喟叹。
  周柏山抽离,依旧坚挺的性器蹭过软核,激得她轻抖一下。
  他靠到床头,让她在上。
  佟遥累得没力气,送到手的主动权也不要,湿透的腿心紧贴着周柏山的一条腿,但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害羞,也懒得换姿势,软着身趴在他怀里休息,后悔着喃喃道:“自食其果是不是就是我这样?”
  他笑出声,“效果不是很好?”
  佟遥还没说话,又听他悠悠感叹:“不愧是小状元,脑袋聪明。”
  小状元。
  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他不说可能佟遥自己都不会再提起。
  她讶然,“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周柏山亲在她额头,“你一直都很棒。”
  进了大学之后,佟遥身边最不缺的就是佼佼者,在这样高手如云的环境里,她不至于自卑,但也没觉得自己多出类拔萃。
  可是周柏山从来不吝啬对她的夸奖,而且每一句都出自真心。
  佟遥直起身,也给了他一个额头吻。
  吻完,她换了个方向倚着他,眼睫微垂,忽然发现他胳膊上的纹身有了点不同。
  那个山脉下多出一行细细的字。
  她看不懂,但直觉和自己有关,“这是什么?”
  周柏山侧目,“梵文。”
  “是‘佟遥平安’的意思。”
  纹在山脉下,隐喻他的景仰,由他终始不渝的守护。
  佟遥抬手轻轻摸在上面,抿唇笑了,瓮声瓮气地说:“好浪漫。”
  “你什么时候纹的?”
  “我们分开的第一年。”
  原来这么早之前就有了。
  他身上有属于她的印记,这样的认知让佟遥无法免俗的感到开心,她凑过去亲在他手臂的山脉上。
  “我很喜欢。”
  佟遥分开腿,跨坐到他腰间,低头握住肉身,不太熟练地套弄几下,感受到他在自己手里变得灼烫。
  在渐渐响起的难分彼此的呼吸声里,她抬臀,艰难缓慢的吞纳,将自己再次撑满。
  到这都还算顺利,周柏山念着她勇气可嘉,便没有动,让她自由发挥。
  刚刚的停歇让穴口变干涩,他怕她没个轻重把自己弄伤,伸手扶住她的腰,用手指挤进交连处,揉弄敏感的肉核,帮她出水。
  等湿得差不多,佟遥终于坐到底,慢慢的上下套弄。
  只是停一下动一下,毫无连贯性可言,还时不时没有预兆的夹紧。
  周柏山忍得快疯,无语到失笑,“宝宝,你快把我玩死了。”
  他是发现了,她在床上胆子变大了些,但真的没什么长进。
  佟遥被他摁住后腰,他翻身在上,短暂抽离后再次狠狠撞进去。
  ……
  昨晚是什么时候躺下睡觉的,佟遥记不太清,她最后进浴室洗澡时已经昏昏沉沉,知道周柏山会帮她清理干净,所以放心的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被周柏山叫起。
  佟遥刚清醒一点就开始找自己的手机。
  “找什么?”周柏山问。
  她躺着,睡意还没完全褪去,嘀咕一句:“手机。”
  周柏山去外面拿进来递给她,佟遥点进微信,确认完课题组的大群小群都没有导师发的新任务后,舒了一口气,将手机松下,安心地闭眼。
  他洗漱完,再回房间,看见她像是又睡着,“起来吃点东西?还困的话吃完再睡。”
  佟遥摇头,“不睡了。”
  她睁开眼,看到站在落地窗旁没穿上衣的周柏山。
  窗帘半合半闭,他没穿上衣,站在光线不甚明亮的暗处,单手拿着手机回消息。
  他身上有不夸张的健身痕迹,身材管理做得很到位。
  背光将腰线勾描得舒展清晰,平坦小腹上隐现的青筋,往下隐没在睡裤里。
  目光向下,佟遥脑海中适当其时的闪过他绷紧发力时的臀肌。
  打住……
  佟遥将脸埋进枕头里,一面反思自己的轻薄行径,一面又理直气壮的觉得,多看两眼男朋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一番思想对搏后,她彻底不困了。
  起床洗漱,和周柏山一起坐在餐桌边吃今天的第一顿饭。
  “待会儿吃完,我送你回学校,然后去接花花。”
  周柏山替她盛了碗汤,“你今晚如果还来的话,正好能看看它。”
  他这话里有暗示,佟遥专心吃饭,没听出来,但她今晚确实是还要过来的。
  “好啊,我下午回去,顺便带几件衣服过来。”
  “那你收拾好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佟遥问:“你不忙吗?”
  她可以自己搭地铁过来,其实也没几步路。
  “分人,对你随叫随到。”
  ……
  出门时,佟遥临时改了主意。
  “我和你一起去接花花吧,感觉到晚上还有好久,我想先看看它再去学校。”
  周柏山当然随着她。
  路上,两人聊天,佟遥说起自己之后的学业安排。
  她大学跟在一位老师后面接触过本科生的早期科研,确定保研后联系的导师也是同一个人,现在被提前招进组,还在熟悉阶段,但也不是完全清闲的状态。
  周柏山听完,和她说:“你还和以前一样就好,专心做自己的事,不用迁就我。”
  他朋友住的地方也在这附近,开车很快就到。
  车没有驶进住宅区,就停在小区外。
  佟遥在下车前便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抱着猫站在不远处。
  她转头问周柏山,语气难掩期待,“那是你朋友吗?”
  周柏山勾唇,“嗯,一会儿给你介绍。”
  陈向禹在看见周柏山的副驾上下来一个女人时,轻挑一下眉。
  等她走近,他看清那张清丽素净的脸,忽然认出她是谁。
  但她好像对他没有印象。
  佟遥脸上挂着浅笑,朝他颔首,礼貌说完“你好”之后,注意力全在他怀里的猫身上,但没有伸手摸。
  周柏山站在她身后,“没事,它现在不怎么怕人,你可以抱着试试。”
  陈向禹闻言,将猫递到佟遥面前,“有点沉”。
  佟遥温柔又小心地接过。
  花花懒懒地“喵”了一声,没有任何挣扎抗拒。
  她惊喜又欣慰,转身去看周柏山,“它好乖啊。”
  周柏山垂眼,睨着她笑。
  等她接到猫,周柏山才给彼此做了简单介绍。
  介绍完,他和佟遥多提一句,“陈向禹和你一个大学。”
  佟遥意外,说了句“好巧”。
  两人不熟,打过照面后她便先抱着猫上了车。
  周柏山留下来和朋友多聊几句。
  余光看到佟遥关上车门,他想到刚刚下车时陈向禹眼中微微的惊讶,随口问了句:“认识?”
  陈向禹点头,也没什么好瞒的。
  “去年年初的事了,她在做一个项目比赛,我记得好像是一个医疗设备的传感系统,他们组需要临床指导,来医学院招人,我没参加,但帮了点忙,在会议室见过她几次。”
  佟遥做过一回PPT演示,用几分钟讲完了技术原理,思路清晰,让人很难不眼前一亮。
  陈向禹也是从那时开始留意她,她身上有淡淡的书卷气,专注时会让人觉得清冷,私底下和朋友说话,又有些温吞可爱。
  不少男生蠢蠢欲动,但也很快打听出她有男友。
  这些陈向禹都省略没提。
  他记起很久之前在花花脖子上见到过的猫牌,那是周柏山给它专门订制的,上面刻着“佟花花”几个字。
  当时一圈朋友私底下凑在一起打过赌,说周柏山女朋友绝对姓佟,后来因为无从求证,又不了了之。
  佟花花。
  佟遥。
  陈向禹笑一下,在今天之前,他怎么都不可能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但因为和佟遥有过短暂接触,如今得知,好像也不意外周柏山会喜欢她那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