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魏家

我的空间1980 作者:雪里人家

第四章 魏家

      老胡来了兴趣,在乡下能养到300斤的猪可不容易。“那样的话我也可以3毛收。”
    李东伸出一个巴掌,“五头。
    老胡又打量一下李东,在他眼里李东还是个毛头小子,能做得起几百块钱的主?
    “行啊小兄弟,家是哪的啊?”
    老胡看着李东年轻的面孔心里不托底,不动声色的套李东的话。
    “永贵的。”李东不在乎摊主的套话,他还要在这个市场经营其他东西,乡里乡亲的根本瞒不住。
    “哦,那边我还真不熟,”老胡始终将信将疑,又不放心的询问一句,“病死生痘的瘟猪可不收。”
    “保准活蹦乱跳的,”李东笑呵呵的说。
    老胡油光锃亮的大手拍了拍李东,“好!那就说定了,明天早上五点大路口,一手钱一手货。”
    李东和老胡定好,又继续在集市闲逛,一股肉汤的香味传过来,肚子马上叽哩咕噜的抗议。
    顺着香味找过去一看是个拉面摊,几个后腰别着鞭子的车老板蹲在地上,扑噜噜吃的正香。
    摊主是个精瘦的老头,戴个白帽子,干净利落。
    “老板,面怎么卖的?”
    兜里没多少钱的李东先打听好价。
    “3毛。”摊主头也不回的答了句。
    “来一碗。”冷不丁回来,总以分、角为单位弄得李东买啥都像白给的。
    “好咧。”摊主答应一声,当当一手揪出一拳头面,啪的声合在一起,搓成粗条,掐着两头儿,上下一悠就一个人长。
    人伸开胳膊的长度等于这个人的身高。
    摊主两手往当中一合就是两股,两抻再乱,就是四股,再抻再和,八股,十六股,三十二股,六十四股,一百二十八股。
    之后掐去两头往锅里一甩,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拿起双长筷子搅两下,大笊篱捞出盛海碗里,海碗里有牛骨高汤,入好面,撒上一把葱花,浇上一勺满天星辣椒油,红、绿、白,往李东手一递。
    李东闻着热面的香味就混身一暖,挑起一筷子面,稍微吹吹,撑开嘴连汤带面的来一口,一股暖流顺着喉咙奔向身体里,又经过五脏六腑又流遍全身。
    香!
    舒服!
    连汤带面一大碗吃的干净,身上都变得热乎乎的。
    “好手艺!”李东把碗放在案板上赞了一句。摊主淡定的点点头冲他笑笑,颇有大家风范。
    肚子里有食走路都轻快,很快把集市里的大致情况摸个清楚。
    挣钱对现在的他来说太容易,只不过还需要合理的借口。
    从镇上回来他在魏家门口下了车,三家宽敞明亮的砖房在村里是数得上的
    魏家算上老魏和小魏四个壮劳力,在农村男人就是财富,谁家的男人多,不光没人敢欺负,日子大多也过得好。
    推开木门,一条大黄狗在窝里懒洋洋的打个哈欠,看了李东一眼没动弹。
    穿过院子刚要开门迎头正好碰上老魏开门出来,见是李东眉眼一垂,“哼”了一声没说话。
    李东正好也懒得搭理他。
    老魏打一开始就不同意这桩婚事,嫌弃李东家穷,还拉着饥荒。
    是魏小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一定要和李东好,所以婚后老魏也对李东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没好气。
    李东进到屋里就听见前丈母娘喝亮的嗓子说:“对,就这么吊着他,李大芳能嫁进你舅家可是有五百块钱财礼,拉一屁股饥荒装什么……咳咳,小东来啦。”
    魏母挪了挪屁股和李东招呼一声。
    魏小环坐在炕头上一动没动,“嘎喯嘎喯”的继续嗑瓜子。
    李东对魏母笑笑,拧身坐在炕上,妈他肯定是叫不出口了,他和魏小环走到今天,魏母是功德无量。
    魏母一愣,以往的李东见了他妈长妈短叫得亲,今天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种前所未有的气势。
    “小东啊,小环给你的建议你和家里说了吗?”魏母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你的情况这样都这样了,你也不想我们家小环和你一起受苦吧。再说,我那个娘家侄也不傻,就是憨点而已,她大舅说了,可以给五百块财礼。”
    李东淡淡一笑,“小环嫁到我们家之前她是知道情况的,一家人难道不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那是我瞎了眼,”魏小环猛的把瓜子扔进小筐里,尖叫道:“李二东我告诉你,不答应我说的事你甭想让我回去。”
    李东平静的看着歇斯底里后本来有些吊着的眼梢更加竖了起来,配上眼里的凶光,十足的泼妇样。
    当初自己怎么鬼迷心窍的看上她了呢,“哦,那你想怎么样?”
    魏小环一脸震惊的看着李东,像是不认识他了一样,一夜之间他经历了什么?
    “我,我……”魏小环张口结舌的说不上来,魏母接话,冷冷的道,“小环还要在家再住几天,你先回去吧。”
    李东深深的看了魏小环一眼,淡淡的说:“不回去吗?”
    魏小环被李东的淡然态度激怒了,“你给我滚,我才不回那个猪窝一样的地方。”
    李东脸上的肌肉微不可见的跳动了几下,拿过帽子慢慢戴上,冲魏母一点头,迈步出了魏家。
    魏小环看着李东的背影一脚踢翻了炕上装瓜子的小筐,瓜子哗的一下洒了一炕。
    “装什么大尾巴狼,除了长的好看点还有个屁用,一家子窝囊废!”
    魏小环尖锐的声音直追屋外的李东,透过玻璃她看见李东听到了,。
    她挑衅的看着李东,希望他闹,希望他进屋来求她,就是不希望李东这么无视她,只觉得李东的无视像是套在头上的塑料袋,憋得她上不来气。
    魏母也转过头看向窗外的李东,看他是什么反应。出乎她意料之外,李东回过头只是冷笑一下又继续走了。
    魏母倒吸一口凉气,转过头看着魏小环说:“他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魏小环瞪了魏母一眼,没好气的说,“我和刘大壮就是在镇上碰到一起吃个饭,有什么大不了的。”
    魏母欲言又止,拿起小条帚把瓜子收起来,看了女儿一眼说,“当初就劝你他家是个无底洞,你不信偏要往里扎,现在后悔了吧?”
    “唉,天天吃糠咽菜的滋味真不好受,”魏小环懊恼的看向窗外,“穷不怕,就怕没有奔头啊!那个李二东就是个绣花枕头,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啊!”
    魏母说:“你现在反悔可是鸡飞蛋打,一分钱也捞不着,还成了二手货,谁要?”
    “哼,有的是人要!”魏小环仰着头傲娇的说:“穷日子我是过够了。”
    李东慢悠悠的走回家,他已经想好要做什么了,但是那也得在他等魏小环走了以后,一个不和他一条心的女人不配享受他成功后的福利。
    “小环呢,还不回来?”张淑萍往李东身后张望,“你俩到底因为啥啊?”
    “她的心不在这个家了,随她去吧。”李东先和老娘通个气,省的她到时受不了。
    “什么?”张淑萍惊叫一声,一把拉住李东,“小环她不回来啦?是吗?真的吗?”说着解下围裙就要拿棉袄,“不行,我去魏家,就是磕头做依我也得把她请回来。”
    李家姐妹也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看着李东,虽然她们不喜欢魏小环,但绝对不想闹到这种程度。
    “妈,你相信我吗?”李东拦住张淑萍微微一笑,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办。”
    张淑萍拉着李东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儿子,小环虽然好吃懒做点,但她没嫌咱家穷嫁进来,我们就应该宽待她,我们去她家说点软话不丢人,要是你把这媳妇儿丟了就成了二婚头,就咱家这状况谁还会敢嫁进来。”
    好熟悉。
    前世母亲就是这么说的。
    但结果是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永远也栓不住一颗想飞的心。
    “妈,你就相信儿子一回行不行,”李东搂着张淑萍的肩膀,“相信我会让这个家好起来的。”
    “可是,为什么呀?”张淑萍不解的问道,“家里的活她一手不伸,好吃好喝的都可着她吃,她还想怎样?”
    李东前世没说,今生更不会说出来让大姐为难。“算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张淑萍唉声叹气,离婚可是天大的事,永贵村里这么多年也没见几个离婚的,难道要落在她头上,想想都心慌。
    一家人度过了沉默压抑的晚饭后,李东借口出去溜达溜达躲在煤棚里进了空间,

第四章 魏家

- 御宅屋 https://www.m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