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沈宿太虚【H】

和七个男人日日夜夜后,我翻车了 作者:草莓味

第七章沈宿太虚【H】

      苏晚晚被烫得往后一缩。
    同时那短暂的接触又给她带来莫大的快感,让她想要靠近,获得更多。
    沉宿伸出两指掰开那处娇嫩的花瓣,吐着蜜液翕张收缩的穴口占据他所有视线,硕大的头部挤了进去。
    紧致狭窄的穴口瞬间将他包裹,湿热潮湿滑腻,爽到头皮发麻。
    穴口一点一点被撑开,粉嫩的边缘变薄发白,等她彻底将他容纳,房间内响起一阵似吟似泣的呻吟。
    “疼了?”
    沉宿揉了揉她挺立起的阴蒂,手掌在她后腰游走安抚,“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苏晚晚勾住他地腰身,扯来一旁的被子遮住脸,“你动一动。”
    一直呆在里面,好难受。
    沉宿掀开被角和苏晚晚一起陷入那片黑暗,噙住她的唇,“苏晚晚”
    “嗯”
    不愧是局局地主她和莞贵人都斗不过的人,当沉宿的唇舌再次侵入时,苏晚晚沉溺在他构造的囚笼彻底迷失。
    混沌间,她能察觉到他们紧密结合的地方开始了有节奏的抽插,水渍溅起的啪叽混合着肌肤相撞的啪啪,呼吸沉重,低吟迷离。
    燃着熏香的床幔内被体液交织的淫靡惑乱取代,锦被之下的空气开始稀薄,苏晚晚小腹那处一阵抽搐,白光闪过,她好似看到烟花在眼前盛放,紧接着更多更热的水液自他们交合处溢出,浸得她屁股下湿哒哒一片。
    “好多水”沉宿汗湿的脸庞隐在黑暗,随着迅猛起来的动作滴落在苏晚晚鼻梁唇前颈侧,使得这处狭小的隐秘愈发闷热而神秘。
    苏晚晚蜷起虚软的指摸到他湿漉的脸庞,终于舍得掀开被角,在昏黄的烛火中剧烈喘息。
    “慢些”刚经历过高潮的小穴敏感而脆弱,每一下重击和碾过都能带来灭顶的酥麻,她觉得她又要不行了。
    沉宿勾起苏晚晚沾在唇角的发丝替她挽到耳后,从额头一寸一寸往下吻,声音缱绻而低沉,“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
    苏晚晚挺翘的双乳随着沉宿激烈的动作颤巍着摇晃,上头点缀的两点红缨摇摇欲坠。
    在沉宿再次含吻上她们时,苏晚晚隐隐约约听到他低喃一句,“我爱你。”
    今生来世至死不渝。
    沉宿第二天没能去上朝。
    后半夜起了高烧。
    第二天太医来时,苏晚晚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
    临走时还对着她留下一串意味深长的话。
    太医说,新婚燕尔还是不要让陛下太过劳累。
    好吧,苏晚晚承认,沉宿脖子上那些印子是她昨晚留下的。
    可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昨晚战况很激烈吧?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陛下做了两次就昏过去了!昏过去了!两次啊喂!
    试问哪本小说的男主角在新婚夜会因为这档子事把自己折腾到发烧昏迷?
    明明是他沉宿太虚,啊啊啊!
    苏晚晚轻吐了口气,保持着外在的端庄,冲太医造作一笑,“本宫明白。”
    许是苏晚晚怨念太大,原本睡着的沉宿半睁着眼抓住了她的手,同她十指相扣,“朕的身体向来不好,与皇后无关,你们都下去吧。”
    “是。”
    人都散了,苏晚晚才回握沉宿的手,来到他的床前。
    “你这么说,不等于昭告天下堂堂玄渊国新帝,在房事方面不行。”
    沉宿捏了下她的指尖,掩唇咳了两声,“嫌弃我?”
    苏晚晚红了脸,她能说她现在腰还疼着吗?
    其实虚点挺好。
    夜夜笙歌凶猛无比的男主角,她可吃不消。
    像沉宿这样适可而止就很棒。
    苏晚晚怕伤到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连连摇头,“自古以来只有昏君才沉溺于身体上的欲望,你这样就很好。”
    “你昨晚表现很好很舒服。”苏晚晚猜想自己的脸一定红成了猴屁股。
    台词太羞涩了有木有。
    最近溯离被沉宿派出去寻遍天下名医,一次偶然苏晚晚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们好像都说沉宿活不过二十岁。
    苏晚晚躲在墙角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一、二、三、四四年?!”
    她望着少年苍白精致到阴柔的脸,还有眉宇间不符合年龄的冷冽阴郁,心底空了一块。
    她答应要陪他一辈子,可他的一辈子却是这么短。
    他们明明才刚刚开始。
    系统君说,现在她所处的世界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天地灵气枯竭,普通人根本无法修炼,而曾经人族那些强者也纷纷陨落于那场大战。
    现在人族能好好活着已是不易。
    系统无法兑换出高于当前世界能力水平的物品。
    也就是说,沉宿没的救。
    系统也不可以。
    听完苏晚晚默了默,“以前我那些攻略对象也是这么死的吗?”
    系统君:“不是的,以前都是宿主您主动选择英勇就义。”
    “这一世,您不用牺牲,不应该开心吗?”
    苏晚晚:“我以前都这么伟大的吗?”
    系统君:“”
    其实还是有办法的,虽然眼下的大环境不允许那些灵丹妙药的生长,但因为战争那些流落在人间各处的法宝还在。
    那么多存有灵气的东西,总有一样能延长沉宿的寿命。
    事实证明,苏晚晚这角度是正确的。
    当她将想法告诉系统君的时候,对面又沉默了良久。
    他说,宿主的任务是攻略,这些事情不在她的任务范围内。
    苏晚晚说他太薄情。
    系统空间那道愈发凝实的白色光团晃了晃,似乎在反思苏晚晚的话。
    苏晚晚在皇宫跟着沉宿学了一年的武功,第二年趁着沉宿上朝留下一封信就偷偷溜走了。
    这一年苏晚晚还攒了不少积分以备不时之需。
    第四年,也就是沉宿快不行那年,她才终于回来。
    风尘仆仆,从青涩的小女孩成长成沉稳的大人。
    她穿着一身干练的黑袍,女扮男装,趁着夜色悄无声息降落在沉宿床前。
    这一年沉宿二十岁了,苏晚晚二十二岁。
    这么说来,放在蓝星他们也到了可以领证的年纪。
    三年未见,苏晚晚瞧着那张熟悉的脸,想伸手摸摸他,手还未碰到,床上的人睁开了眼。
    沉宿眉眼长开了许多,那双瑞凤眼上挑的弧度被岁月消磨,依旧苍白的面色配着他日渐消瘦的脸庞,显得格外阴柔。
    苏晚晚不敢看他的眼神,里面包含的情感太过浓烈复杂,她承受不住。
    她摸向藏在怀中的九霄神玉,温凉的黑色玉身在夜色中流动着暗色光泽。
    “此物名为九霄神玉,可护你性命无虞,算账的事咱们先放一放,你先把指尖的血滴上去。”
    系统君说,此举名为滴血认主。
    此玉有灵,需滴上血才可发挥它的作用。
    苏晚晚手腕一紧,被沉宿拉到了他的床上,眼睁睁地看着沉宿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不是说某人快不行了?
    这眼神怎么活似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苏晚晚紧握着手中的玉,疯狂咽口水。
    “你你想干嘛?”
    “苏晚晚,你真以为我不行了?”
    冰凉的指尖挑起苏晚晚的下巴,扬起她优美的脖颈线,如猛兽般的啃咬密集落下,无措承受间她瞥见了沉宿眼底不知存在了多久的红血丝。
    她不在,他又没好好睡觉吗?

第七章沈宿太虚【H】

- 御宅屋 https://www.m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