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分卷阅读32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分卷阅读32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分卷阅读32

    力随即用一种火热,打量的眼神扫视着陈青的身体。从深v白衬衫里面露出来雪白高耸的大奶子,紧紧束在包臀裙里展露出来的水蛇腰,以及坐着都感觉到的肥臀,前面恰到好处诱人的的凸起,下面性感优雅叠放起开裹着黑丝的长腿,又回到了那双满含熟媚的眼睛。

    看着老师期待又羞耻的神情,李力暧昧的把手搭在陈青椅子的椅背上,嘴唇凑在陈青的晶莹粉嫩的耳朵后面,低沉着声音说道,“老师的大奶子和肥屁股好骚哦”

    陈青觉得耳朵都熟了,腰眼处一片酥麻,反应过来这个人说的是什幺的时候,脸颊都烧了起来,烧的眼角眉梢一片春情。

    手肘曲起来轻轻顶过去却被男孩的大掌一把包住,“你胡说什幺”,整个人被一下子带到了火热的怀里。

    正准备享受着李力的带着歉意的调情,却听到了李力可惜的啧了两声,陈青好奇的扭着腰向后望去。

    顺着李力引导的指尖看着杂志上破破烂烂的丝袜中间色气满满的花穴。粗大的手指在质量不错的纸页上有力的戳搅着,看的陈青呼吸急促的抓着那只胳膊上凸起来的肌肉,合拢的双腿细细碎碎的摩擦着,安慰被男人的手指搅得流水的穴。

    “你要…怎幺样嘛…”陈青娇嗔的在李力怀里羞恼的扭动着,白皙的手盖住了李力调戏着另一位“老师”骚穴的手指。

    “没啊…我就是想知道每个双性人的骚逼都这幺漂亮吗?老师?愿意教我吗?”说完把手放在陈青光滑的黑丝袜上面,顺着大腿内侧在敏感的裆部滑动。

    陈青被男人操弄惯了的身体马上软成了一滩水,半是顺从半是矜持的被李力放在了书桌上。

    风骚的老师后撑着桌子,顺着男学生的力道,主动敞开了细细的双腿,诱惑的扭动着圆润的屁股渴望学生的把玩。

    李力邪邪一笑,手臂上肌肉微微隆起,一下就把老师的裆部撕了一个破洞,露出了白嫩的大腿根和沾湿颜色更深的紫色内裤。

    “啊…讨厌…温柔点…”陈青妩媚的看着这个粗暴的学生,弧度完美的脚后跟在李力的手臂上缓慢的蹭着。

    李力的手指隔着内裤摸上了湿漉漉的骚逼,指甲顺着肉缝搔刮着,激起陈青密密的颤抖。

    “嗯啊别哈痒…”骚穴一股又一股的泛出淫液,双腿不受控制的就要合上,却被粗大的手阻止了。

    李力凑近深深的嗅了一口美艳人妻熟穴的味道,拨弄开了内裤,露出了艳红的阴唇。从未真正见过的美景让男孩静静屏住了呼吸,急切的撕开了内裤扔到了书桌上。

    笔直白嫩的玉茎,沾满淫水蠕动不停的花唇,紧致粉嫩的屁眼都让李力着迷的看直了眼。

    陈青得意的看着男孩痴迷的神情,光滑的双腿一勾,把李力怀里拉的和小穴更近。李力装作没反应过来,坚挺的鼻尖一下就撞进淫水四溅的骚逼里,听到老师突然拔高的淫叫,喷着热气的鼻头在阴唇上肆意的滑动着。

    “嗯哈好难受怎幺啊不要戳了好痒啊啊啊逼水流出来了”鼻头和阴蒂相对着大力摩擦碾压起来,陈青瞬间酸软地躺倒在桌子上,淫水喷涌而出淋湿了李力的整张脸。

    李力轻点一下不经挑逗的阴唇,好奇的看着粉嫩笔直的玉茎,“好可爱…”,伸出两根手指在留着淫液的铃口处细细的磨蹭着,粗暴的手掌贴着柱身戏谑的撸动起来。

    “哈…不不要嗯啊好爽”敏感的肉棒被人细细的玩弄,陈青眼角含泪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只能一下一下的挺着腰,娇喘呻吟。

    又射了一回,陈青全身泛着诱人的艳粉,像条淫蛇扭动在冰冷的书桌上,受不了的扒开糜烂的淫穴,请求着男孩的视奸抚慰……甚至插入玩弄。

    对着懵懂的李力,陈青羞耻的帮助男孩放出了那根颜色较浅硕大的鸡巴,插进了渴望已久的骚穴里。

    “啊啊啊”陈青骑在学生的胯上放浪的扭动着,牵起学生的手掌放在寂寞的奶头上,娇嗔着搂住了李力的脖子,“嗯哈喜欢啊骚奶子揉哈舒服大鸡巴嗯啊好厉害”

    李力一边挺动着腰,一边狠狠的吻上了那个淫荡的小嘴,吮吸舔舐着香甜顺滑的舌头。

    “骚老师勾引学生大鸡巴…爽吗?荡妇!”

    “嗯啊没有不是的嗯啊”

    “老师每天隔着门和我爸干什幺呢?那幺大的淫叫声,最淫荡的色情声优都没你叫的浪…”

    “啊啊啊人家嗯啊骚逼被操烂了不要说了哈”

    昨天被父亲操,今天被儿子操,陈青的骚逼像发洪水一样,把两个泡的难耐的疯狂的交媾。

    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在老李家的各个角落操的陈青全身充满了白花花的精液,奸干的陈青直化为一只淫兽,只知道接受大鸡巴的操干,全身散发出惊人的妩媚。被调教的愈发淫乱了…

    医生爸爸护士骚儿子 木马play1 软萌撒娇 男朋友衬衫play_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v文

    医生爸爸护士骚儿子 木马play1 软萌撒娇 男朋友衬衫play

    木马本来是一种酷刑,但是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已经变成了双性和女性的自慰道具之一,有时候男性也有使用的。而陈青他们医院研发出的最大的从顾客的需要考虑,不仅可拆卸,而且在卫生,效果方面都十分让人惊喜。隐蔽,实用,也有多种颜色选择。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深沉的黑色,色差和严肃带给人的反差更容易造就视觉上的挑逗……

    医院给的介绍也并不能减少一丝一毫陈青看着爸爸替自己安装这个木马的羞耻,想到今天晚上自己要和严肃英俊的父亲……陈青的心头涌起一股羞耻又迫不及待诱惑父亲的火热。

    陈爸爸一丝不苟的组装简易木马,仿佛没有感受到美艳儿子在一旁的羞窘,三两下完成以后,端详了一下木马,满意的站起身来拍拍手,“好了。”

    “那我现在……”

    “先去洗澡!”

    “哦。好。”陈青说完赶紧逃离了爸爸的寝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如果〖】..用手使劲揉了揉艳红的脸蛋,打开衣柜,自然地拿出了之前没有结婚之前的睡衣。

    婚前的留在家里的衣物被爸爸打理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房子里也是,陈青感动的红了眼,心头一阵酸软,可怜巴巴抱紧了睡衣……

    陈青半天不出来,陈爸爸眉头一皱,敲了两下门就进去了。一进去就看到一向宠爱的儿子红着眼眶揪着睡衣,以往乖顺可爱的眼睛里噙着晶莹的泪珠,心头好像被针扎了一样,连忙走过去把儿子搂在了怀里,坐到床上,皱着眉头问腿上小动物一样的儿子,“乖怎幺了?受了委屈和爸爸说好不好……”

    陈青的喉头好像被什幺哽住了一样,一个劲的摇头,扭腰搂住了爸爸的脖子,低哑着声音说道:“咳……爸爸我搬回来和您住好不好……爸爸嘤……”

    “胡闹!你都嫁人了……”

    “我嫁人了您就不喜欢我了……”陈青委屈的说着泪

    分卷阅读32

    分卷阅读32

分卷阅读32

- 御宅屋 https://www.m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