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回家

爱欲之夏 作者:冬天要吃车厘子

送回家

      被酒精麻醉了神经的戚滢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动着,“放开我!我要去找楚延,大坏蛋!”
    想是她醉得不轻,分不清抱她的“大坏蛋”就是她想找的人,她身子纤细,看起来像只小n猫,挣扎也挣扎不了几下。楚延皱着眉抱着女孩去了地下停车场。
    他把她送到夜店后,一直没走,就坐在车里。地下停车场里,年轻男女来来往往,女人都画着浓妆,衣着清凉,男人们或搂着或抱身边的女伴,举止轻佻,还有男人将手伸进女伴两腿间摸一把,女人娇叫着拍了他一下。
    这是夜店,是湿eng色插ng酥0,欲望横流,每个人都为猎艳而来。无论男女,都放下对彼此的戒备。几杯酒精下肚,或是交心,或是交身,等天一亮,后会无期。
    楚延不喜欢这种地方,他也不想戚滢来这里,她年纪小,又单纯不懂事,很容易被人占便宜。她穿那么性感,想给哪个男孩看呢?
    但他没有资格g涉她去哪里玩,或跟谁玩,他的责任只是保护戚滢的安全。
    好不容易把她放在副驾系好安全带,她又伸手解开,“我想喝水……给我水”
    楚延心中那点怒气到现在还没下去,万一她真被坏人带走了,她也这样跟人要水喝?就这样乖乖被人带回家?
    心里是生气,但手不由自主伸向后座拿一瓶水,拧开瓶盖递到她手边,戚滢不接,非要楚延喂她喝。
    楚延也不想跟一个酒鬼瞎掰扯,瓶口送到她嘴边,两人配合不好,戚滢还没喝两口就呛住了,没咽下去的水顺着雪白的脖颈流到x部。楚延刚反应过来,就被她一把推开水瓶,往下倾倒的水哗啦啦浇到她身上,胸前湿了一大片,“好凉啊!”
    楚延头都大了,扯了几张纸巾递给她,“擦擦干。”
    纸巾递了过去,那个小醉鬼却不知道接,脸上挂着两团红晕,醉眼迷离看着他,“我要哥哥帮我擦……”边说边挺x靠近他。
    “我是谁?”楚延一字一顿看着她。
    “四哥哥……”戚滢大着舌头,口齿不清。
    “哪个哥哥?”他语气更冷。
    戚滢奇怪,她能有几个哥哥,娇娇地回他,“楚延哥哥啊……”
    看来也没醉,现在都知道他是楚延,他稍微降些火气,仍没妥协,“自己擦。”
    撒娇也没用,戚滢只能拿着面巾纸胡乱擦了两下,可身上还是很冷,亮片吊带被淋湿后,像是冰块贴在她身上,一点也不舒服。
    身上又凉,头又晕,她扭了几下,解开脖子后面的系带,吊带顺着她嫩滑的皮肤滑到腰间,光裸的身子就暴露在他眼前。
    楚延有一瞬间的怔愣。
    白嫩嫩,娇滴滴的身上还有些水渍,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两只胸乳娇娇小小的,乳头被粉嫩的x贴遮住,可能真是有些冷,两条纤瘦的白玉手臂抱在胸前。
    他第一反应就是关上车内顶灯,停车场来往人不少,只要往车里瞟一眼,就能看到戚滢光溜溜的上身。
    他又脱到自己t恤,套在她身上,湿漉漉的小吊带被她脱下踩在脚下,楚延捡起来给扔到后座。
    一看到这吊带,他就来气。刚在抱她的时候,他就感觉出来了,那衣服太暴露,她整个背部都露在外面,穿这么少,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占便宜。
    等再次给她系好安全带,发动引擎,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
    一路上,戚滢不停地闹,她喝了太多酒,想上厕所;她晚上没吃东西,现在又嚷着饿;还说高跟鞋磨脚不舒服,要脱掉;还要求开车窗,因为她晕车想吐……
    楚延眉头紧锁,抓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不断加速,车子飞驰在夜幕中,呼啸的夜风从耳边呼啸,风吹在他光裸的身上有点冷。一边开车,一边还要看着她不把手伸出去。
    终于到达目的地!楚延松了一口气。
    打开车门,戚滢安静坐在副驾,一动不动,好像是睡着了。
    楚延站在车门旁,“下车”
    戚滢不理他,呆呆看着前方。
    “你要回家睡觉,快下车”
    戚滢还是不动,楚延只好俯身去抱她出来,还没抱出来,就听见她“呕”了一声,一滩水渍吐了他一身。
    “戚滢!”
    戚滢虽然喝醉,但也知道他发怒了,脸红扑扑的,眼里还噙着泪珠,“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用手去擦他身上的w渍。
    楚延叹了一口气,以后不能让她喝酒,原本一多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一喝酒就变这副模样?
    “能不能走?”
    戚滢摇摇头,水嫩的脚被高跟鞋磨得生疼,她晕乎乎地,也爬不了小区门口几段台阶。
    “我扶着你走?”
    “我脚疼……”她像受了委屈,把踩着高跟鞋的左脚伸到他腿边。
    楚延心里叹口气,半蹲地上,脱掉她的高跟鞋,莹白的脚指头被磨得通红,两个脚后跟也都被磨破了。
    “很疼吗?”楚延有些心疼,轻轻吹了吹。
    “嗯”,戚滢点头,她虽然醉了,但她知道楚延在心疼她,这种被他放在心尖的感觉,让那些酝酿千百遍的话差点脱口而出。
    “我背你回家”,说完转身让她趴在自己背上,背着她往小区里走去。车停在小区门口,他待会还要回去。
    明亮的路灯下,是两人依偎的影子,清风送来一阵幽香,像是睡莲的香气,耳边响起一阵阵虫鸣,天上星河闪烁,这是一个美好的夏夜。
    一步步走上阶梯,他手上提着她的高跟鞋,戚滢长发垂在他肩头,清甜的酒气和香甜的体香萦绕在他鼻尖,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脸庞,更要命的是,她还在他耳旁轻声说着什么,
    “哥哥,你喜欢我吗?”
    “我好喜欢你”
    “我成年了,可以做你女朋友了吗?”
    “哥哥,哥哥……”
    她搂紧他的脖子,不停地用自己的脸蹭他的脸庞,像是认主的小猫表达自己的亲昵。
    楚延不太习惯跟人亲密接触,可他不反感戚滢的靠近,甚至感受到一股满足感,但他给她的回答只有沉默。
    把人送到家里,戚滢闹累了,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醒了没?”他轻拍戚滢的脸蛋。
    戚滢皱皱鼻头,往下蹭了蹭,呼呼地躺在沙发上睡觉。
    楚延又说,“起来洗澡”,这么邋遢她怎么睡得着?
    但戚滢没有反应。
    楚延无奈,给她盖条毯子,转身关门走了,就让她这样睡,看她下次还敢不敢喝酒。
    人走到楼下,抬头看,她房间的灯还亮着,楚延突然想起来,自己的t恤还在她身上,他现在光着膀子奇奇怪怪的,怪不得路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转身又回到楼上,电梯门刚开,楚延心里一紧,她家门怎么开着?他记得他走前关了门。
    “戚滢?”
    “戚滢,你人呢?”
    楚延奔到屋内,里面一切都好好的,根本不像出事的样子,可是他怎么都找不到戚滢,客厅没有,卧房没有,卫生间没有,阳台?!
    楚延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阳台,除了打开的窗子,什么都没有。
    他心里乱成一团,她会不会出事了?要是她有三长两短,楚延饶不了自己。都怪他混蛋,把她一个醉酒的小姑娘单独扔家里……
    又找一圈,还是没见人,楚延真慌了,他拿起手机,刚拨打110,就听见门外一阵脚步声,“你家是这里吗?”
    楚延冲出去,只见一个保安扶着戚滢,她醉醺醺地靠在墙上,一见到楚延就抱住他,“哥哥,哥哥……”
    “你是她男朋友吧?她喝醉了,你咋不看好人!跑到504闹事,非要进人家家里……你们小情侣大晚上的别吵架,就算吵架,咱也别影响别的住户……”
    楚延只好不停给人道歉,等保安一进电梯,楚延一把将戚滢抱起来,她身子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真好,她没事。
    原来楚延离开后,戚滢想去卫生间,酒鬼很奇怪,明明她家里有卫生间,她竟然开了门出去,等电梯到五楼,她突然想起楚延家就在504,于是跑到504敲门……
    “哥哥,我想上厕所……”
    “好,我带你去”,楚延领着她去了卫生间,他此时万分庆幸,幸好给她穿上自己的t恤,要是她当时穿那个暴露的吊带出门,再遇到坏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等了一会儿,楚延站在门外喊,“戚滢,你好了没?洗洗澡再睡。”
    “好了”
    楚延推门进去,开始给她放洗澡水,然后又递给她一瓶热牛奶,戚滢有些口渴,乖乖地喝下去。
    楚延又怕她乱调水温,等放满了半缸水,试了试水温不烫,转头跟她交代,“洗好澡洗好头就出来,我帮你吹头发。你手上有水,不能碰电器,知道吗?”
    见戚滢乖巧地点头,他才放心出去。
    戚滢脚磨破了,需要酒精棉和创可贴,楚延去客厅找了找,不到两分钟,就听到浴室传来她喊疼。
    “怎么了?是不是摔着了?”楚延很紧张,但又不能推门进去。
    等了一会儿,听到哗啦啦的水声,刚稍稍放心,又听她尖叫一声,“疼!”
    楚延吓一跳,推门进去,刚一转身就看到戚滢两腿大张搁在浴缸上,露出嫣红的腿心,他愣了两秒钟,才扭头避开那美艳一幕,拿起浴巾遮住她的身体,然后才敢看她,“怎么了?”他嗓子微哑。
    “我脚疼……”她翘起瓷白的小巧脚丫伸到他眼前。
    原来戚滢刚出门时没穿鞋,脚底板弄得脏兮兮,她想把脚丫洗干净,刚放到水里,就疼得尖叫。两只脚都被磨破了,沾上水哪会不疼?
    “我帮你洗,你别把脚放水里”,楚延又拿起一块毛巾,沾湿水细致擦着她的脚丫,从脚底板到脚背,一处处擦干净。
    两条腿挂在浴缸两侧,身上的浴巾往下滑,楚延甚至不需要抬头,就能看到女孩最隐秘的桃源密洞。
    他呼吸声渐重,无意识地咽一下口水。
    他不该看,也不该乱想,她是个喝醉的小姑娘,他不能占她便宜。
    等给她洗完脚,戚滢又让他给自己洗头发。
    修长有力的手指穿进她的发间,指腹按摩她的头皮,舒服得戚滢眯着眼,昏昏欲睡,身上的浴巾滑落,遮不住胸前的风光。
    楚延抱起她湿漉漉的身子,水滴像是露珠,顺着她嫩滑的肌肤下滑。
    肤若凝脂,楚延脑子里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把她头发吹干,睡裙穿好,戚滢乖乖躺在床上睡觉了,身上盖着薄毯,两条白鹿般的腿露在外面。
    那条干净的内裤被扔在收纳盒,楚延实在没毅力给她穿内裤,再说保持私密透气,对女性身体也好,就让她半裸睡吧。
    等楚延冲完冷水澡,洗好自己的衣服,再睡在她家客厅沙发上,已经凌晨两点。即便这是市中心,外面也安静下来,小区有几处池塘,传来清脆的蛙鸣声。
    城市的一切随着夜幕,沉入梦乡,每个人都在梦里,体验他们从未体验过的事,楚延也是一样。
    ————
    昨天落下的两更,求投珠叭!
    --

送回家

- 御宅屋 https://www.m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