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цsℍцщц♭īz.cōм 往事

爱欲之夏 作者:冬天要吃车厘子

yцsℍцщц♭īz.cōм 往事

      ————————
    “走吗?”楚延目光转向戚滢。
    “嗯”,戚滢站起来“叔叔再见,我下次再来看您。”
    “行行,滢滢去玩吧。”
    坐上车后,戚滢一直看着他,眸子里充满疼惜。
    楚延被她看得莫名其妙,“怎么了?”
    “哥哥,你小时候还卖过玉佩?”
    楚延摸摸鼻子,“我爸说的?”
    “嗯,哥哥,你好可怜……”
    楚延感情淡漠,一直以来都和人保持距离,没人知道他的过往,更没有人觉得他可怜。
    人前风光无限的学霸,又帅气又有天赋,有什么可怜的。
    所以当戚滢说他可怜时,他第一反应是反驳,“没什么,都过去了。”
    戚滢身子向前抱住他,心里酸胀胀的,“可我好心疼你……”
    不习惯亲密关系的楚延,面对如此浓烈而真情流露的安慰,一时怔住,身体僵在原地,听她缓缓说,“我想去抱抱那时候的你,把你抱在怀里,不让别人伤害你。”
    楚延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戚滢,大概是戚滢开始把一盒进口巧克力送给他的时候,她仰着头看他,眼睛里有浮动的星光,“哥哥,这是乐娜阿姨从外国带回来的巧克力,我把它送给你。”
    眼前的女孩开心地看着他,楚延却不知所措。他太久没接触过别人的善意,已经不知道如何做出恰当反应。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我不喜欢,你自己留着。
    转身离开时,他脑子里乱乱的,这样说不礼貌,他应该先谢谢那个穿着公主裙的短发小姑娘,可他已经不习惯别人的善意。
    沉默寡言的冷漠形象是他的保护色,只要他不在乎,不对别人产生期待,就没有人能伤害他。这是7岁的楚延自己总结出来的道理。
    戚滢轻轻拍着他的背,像是小时候被母亲哄睡觉一样,楚延闭上眼睛,感受她身上的温暖和好闻的气息。
    宁静,安详,像是躺在夏日浓荫下,透过斑驳的树叶,望着湛蓝的天空,甚至能感觉血液在血管里缓缓流过。那些不敢回想的往事,那些围绕在他心里的冰冷城墙,仿佛在片刻间,消散无踪。
    许久许久之后,楚延才出声,“我5岁那年,她得了病。”
    楚延生活的县城特别干燥,一到夏天,尘土飞扬。那年夏天,他妈妈频繁生病,刚开始是发烧,盗汗,后来演变成淋巴结肿大,皮肤溃烂。
    那时他们家刚借钱买了一辆大货车,楚父跑长途,经常不在家。
    为了省钱,她不肯去医院,去小诊所拿药吃,后来吃药也没用,这才去医院住院,没几天,医生就让回家等着。
    楚延还记得,三十多度高温的夏天,她挽着头发,穿着长袖长裤,生怕被蚊子虫子叮咬。
    她时常看着小楚延默默流泪,等小楚延回头看她时,她赶紧低下头当做无事发生。小楚延才5岁,就知道妈妈病得很严重,严重到邻居都避开他们一家。
    他爸爸刚从外地回来,看着骨瘦如柴的妻子,哭到在她床边。
    医院不收,但药还得吃,那时只有进口药,家里的房子,大货车,家具能卖的全卖了,最后什么都不剩,可是还是不够。
    以前去医院时,同一楼层病房有个从省博物馆退休的老奶奶,她看小楚延又瘦又小,整天乖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就会时不时给小楚延零食水果吃。还说楚延脖子上的玉佩是宋朝的,值几万块钱,让他好好珍藏。
    这条玉佩来自楚延的外曾祖父,是母亲从娘家带来唯一的东西。
    那天下午,楚延去医院找老奶奶,想把玉佩卖给她。
    在出门前,父母吵得很厉害,他妈妈哭着说不想再治病,反正治不好。父亲说,她要是不治病,全家都不活了,陪着她一起死。后面再吵什么,他不听不清,只听到母亲和父亲的哭声。
    到了医院,护士说老奶奶早就出院了。楚延没回家,一个个病房病房挨着进,逢人就问人要不要买玉佩。他们那个小县城,根本没几个人识货,以为那是路边摊的货。
    但有人见这孩子很有意思,就故意逗他,即便不买,也要问问价钱。一听几万块,都觉得这个瘦瘦的小孩疯了。
    等楚父找到楚延,他正坐在走廊尽头哭,没有人愿意买他的玉佩,还说他小小年纪掉进钱眼里了。
    后来,妈妈知道这事,她笑着摸摸楚延的脑袋说,“阿延要一直带着玉佩,以后妈妈和它一起保护你。”
    当他从回忆里抽身,听见轻轻的抽泣声,胸前微微有些凉意。
    “戚戚,我没事了”,他抚摸着戚滢的长发,眸中一片释然。
    戚滢不觉得自己同理心强,但当悲惨的命运发生在所爱之人身上,她却能感同身受。他平稳声音叙述那些苦涩无力的过往,让她心疼得一抽,“哥哥,我也会保护你,我会好好爱你。”
    “我知道,戚戚对我很好。”他再次抱紧戚滢的身子,“妈妈去世后,很多人都厌恶我们,还把我们赶走了……后来……也有很多不好的事……”
    他不想说下去,戚滢听到他沉默,直起上身,抵着他额头,“哥哥,那些都过去了,现在你有了我,我会关心你,爱你,再也不会有那些事。”
    两人四目相望,柔情的视线交缠,楚延黑亮的眸子中绽出笑意,手指抚摸戚滢的脸庞,爱不释手,连声音都柔软了几分,“我也会爱你护你,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刚开始喜欢戚滢时,楚延脑子里根本没有结婚的概念,毕竟那时他年纪小。
    当喜欢慢慢发酵,等他到了青春期,这种情愫演变成生理欲望,他害怕了。对小姑娘都能产生欲望,这简直是禽兽。
    直到不久前,他还不确定自己对戚滢到底是什么感觉,灵魂伴侣,还是爱欲对象?
    现在他明白了,戚滢是他的命中注定,是年少时夜夜与他缠绵的爱欲对象,是多年来守在他身边的小妹妹,也是今后几十年相依相守的灵魂伴侣。(ρò18ǎc.còм)po18ac.com
    --

yцsℍцщц♭īz.cōм 往事

- 御宅屋 https://www.myuzhaiwu.com